眙扲扢數蚳珛救珛蹦恅
栨笣遵湍倎玿蚔牁笢陑
雄釬苤蚔牁
絞ヶ弇离ㄩ鰍儔盪妢 >> 眻諉彸俙蚔牁腔茼蚚:埣凅華莉ロ砬蛹晢慾輛ㄩ337砬閉汁糔孩篞面傭繭

眻諉彸俙蚔牁腔茼蚚:埣凅華莉ロ砬蛹晢慾輛ㄩ337砬閉汁糔孩篞面傭繭

懂埭ㄩ鰍儔盪妢 楷票芄瘓彖蕭 堐黍ㄩ783棒 楷票奀潔ㄩ2019-12-14

    「諜戰小說之父」是讀者對麥家的標識,他過往的作品都是在大時代的背景下側寫人物,但到了《人生海海》,更多的是一種對過往的自己、對故鄉的再回首。麥家說:「我想寫出一種與自己苦難的命運相處的精神。」■文:胡茜新作《人生海海》出世幾個月了,麥家對它的恐懼已經消失。都說作家創作的過程就像孕育一個私生子,而麥家寫書則更像一頭大象的妊娠周期,相當之長。寫《暗算》的時間跨度先後有十幾年,這本姍姍來遲的新作也消磨了五年有餘,「以前我的小說人物會有一個職業,比如《暗算》裡面,這個職業專業性非常強,直接和數學是零距離,幾乎就是個數學家轉行做破譯家。要把這個人物寫好,不能說要把這個專業做細緻的研究,但肯定要非常了解。」鋪陳在前,抒寫在後,相當費神和縝密,「這個過程對於一個作家來說,一方面很享受,要讀大量的書,採訪大量的人。但怎麼把這個專業小說化,是很大的挑戰。怎麼把這個身為傳說的人落地,從一個剪影變成活生生的人,必須靠自己摸索。」麥家說。「諜戰小說之父」是讀者對麥家的標識,「在我之前中國沒有人寫破譯小說,所以沒有資料可以參考。」既無前者、也並不生於那個時代,所有的想像都來自原始積累,困難程度可見一斑,「編輯也需要一個發現的過程,因為他們以前沒有看過類似的題材,太新了,所以被退稿過十七次。」他說,「這也很正常。」《解密》、《暗算》與《風聲》等長篇小說都是在大時代的背景下側寫人物,麥家覺得自己是在與歷史進行一個悠長的對話:「《風聲》完全是在反問歷史,我覺得要用懷疑的眼光去看歷史,因為這種懷疑的精神更接近真實。」但到了眼下這一本,更多的是一種對過往的自己、對故鄉的再回首。諜戰類型的小說一鳴驚人之後,麥家又再陷入寫作的「痛苦中」,他始終不能將寫作與自己最深的情感剝離開:「寫作好像談戀愛,一方面很甜蜜、有期待,另一方面也是恐懼、辛苦的。」漫長的「戀愛」談了數年後,作品面世,麥家還是恐懼:「因為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能不能接受這個人物?」從前的小說中,他也創作人物,但是都在風譎雲詭的諜戰中,而這次的主要人物的身份卻顯然更加複雜,「上校這個人比以前的小說裡的人更難理解。例如《暗算》中,阿炳這個人是為國家建功立業的,你很容易對他有溫暖感,但是上校在一個陌生的時代中,我要去思考怎麼樣讓一個人物從那個時代走到今天。」走進自己塑造的人物中《人生海海》沒有序。自序沒有,旁人的序更沒有,大概因為這本書就是一個自我剖白的巨大的序言,「每個作品的主要人物或深或淺都有作者的身影」麥家直言,「我要塑造一個人物,我是必須走進這個人物。」對麥家而言,《解密》中的人物容金珍,精神狀態像極了50歲前的自己,內心比較局促、幽暗。但是,反觀情感層面,《人生海海》中的「我」就更接近自己的情感狀態和這本小說裡「和解」的表達,是一種孩子對故鄉的張望和闡釋。而作為故事主角的「上校」,則比較貼近於麥家想讓讀者,尤其是年輕人接收到的精神--「這個人讓你覺得能意識到一種與自己苦難的命運相處的精神。」小說問世後,麥家多次用「與故鄉的和解」來描述過這部作品與自己在情感上的關聯,這麼一描述,簡單、但不免讓人將書中的描繪與麥家自己聯繫起來,「簡單有簡單的效果,就是把本質性的東西凸顯出來,但是寫小說肯定不是簡單的事情,就像生活一樣。」寫小說對於麥家來說究竟是苦還是樂,他已經說不大清楚。小時候,因為整個政治大背景的影響,「政治成分不太好」的他沒有玩伴,文字成了傾訴與被慰藉的對象,在世俗生活中得不到的快活能在文字中得到。但是,由於起源便是苦痛,這個過程仍舊不是愉悅的。他說:「我個人來說,由於時代和家庭的原因,曾經和養育我的鄉村,甚至我的父親在很早的時候產生了衝突,結下了怨恨。我要和他們和解,這是很具體的事情。但是絕對不可能單純為了撫平自己的傷痛去寫一部小說。」儘管「和解」只是這部作品的一部分,但書中「上校」這個人物所展現出來的韌性和大徹大悟確實是麥家從回望故鄉中得到的成果。「這本書並不是在對歷史發聲,上校這個角色的經歷非常複雜,從他少時離開故鄉去參加革命的時候,他就是一個革命者。」因為不書寫某一段特定的歷史,所以上校這個人物並不一直在同一個革命群體中,「後來他因為種種原因回到鄉下,他是想迴避革命,但是無意中還是捲入了。很多人可能在時代的潮流中,一點浪潮就會打趴下,但是這個人物就一直笑傲江湖。」麥家沉吟一陣,說:「每個人都應該跟自己的過往,無論是仇恨還是別的什麼,和解。」麥家有個微博,時開時關,書出了以後,他忐忑茈h看讀者的反響,很意外。「在三個月當中,我和很多年輕讀者有過探討。」他先前覺得年輕人無法理解和喜愛這個人物的複雜性,但卻發現「上校」非常能收穫崇敬,甚至「有人想嫁給他」,他說:「我覺得這個人物超越了時代。我把一個普通人的精神狀態寫出來了。」麥家非常高興。自此,「恐懼已經消失了」。從上一本作品到《人生海海》,麥家已經暌違文壇長達八年,於是這本書一問世,他便經常面臨一個問題:開始籌備下一部作品了嗎?生怕這位小說巨匠又再次於這當打之年隱匿。麥家放鬆地一笑,他說:「讓我開心一陣子吧!我現在還沉浸在喜悅中,還不想去構思別的作品,因為那是苦難開始的過程。」


    硜韓菴媼謫腔勤忒珩憩遙傖賸燠袗珓﹝

黎子珍就前特首梁振英UGL事件,廉署日前發表聲明指毋須進一步調查,而律政司也詳列原因解釋說明沒有足夠證據對梁振英提出檢控。反對派卻要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交代不檢控的理據,又質疑律政司在UGL案中不外聘資深大律師出具意見,繼續死纏不休,這根本是輸打贏要,雙重標準,干預律政司的獨立檢控工作,破壞香港法治。律政司確立無足夠證據就UGL事件提出檢控。反對派昨日發起遊行至律政中心,對律政司提出三點要求,包括要求司長鄭若驊到立法會詳細交代決定因由、公開案件的相關法律理據,以及外聘獨立法律專家就檢控事宜提供獨立法律意見。反對派干預律政司檢控工作,明顯是輸打贏要。5名前任及現任反對派議員被指收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其助手MarkSimon捐款,涉觸犯《防止賄賂條例》、《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以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廉署經過3年多調查後,向律政司徵詢法律意見,律政司認為沒足夠證據提出檢控。反對派在此案中,並沒有質疑律政司在案中不外聘資深大律師甚至海外資深大律師出具意見,而是彈冠相慶,歡呼雀躍,指律政司的決定釐清事實,還涉事人士一個公道云云。炒作UGL事件撈取政治本錢但是,就前特首梁振英UGL事件,廉署日前發表聲明指毋須進一步調查,而律政司也詳列原因解釋沒有足夠證據對梁振英提出檢控。反對派卻繼續死纏不休。發起眾籌要「調查」事件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稱,律政司沒有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令人懷疑「偏頗」云云。反對派對黎智英黑金案和梁振英UGL事件的做法,不僅是雙重標準,而且是輸打贏要。根據基本法第63條,即「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必須依據法例,搜集充足證據才作出檢控,而檢控決定只可建基於證據,同時兼顧公眾利益,過程不應受任何干預或影響。反對派議員干預律政司的檢控工作,是知法犯法。反對派應尊重基本法的有關規定,不得輸打贏要。外聘律師非必然要求對梁振英UGL事件,律政司表示是否把案件外判視乎實際情況而定,即使有獲取外判大律師的獨立法律意見,律政司仍須按基本法第63條作出最終檢控決定。多名法律界人士表示,律政司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並非必然,而目前香港有關貪污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案例已經足夠,律政司毋須再外聘海外大狀,提供源自海外案例的意見。他們批評林卓廷和反對派炒作事件是為了撈取政治本錢。身為大律師的立法會調查梁振英與澳洲企業UGL事件的專責委員會成員梁美芬指出,在法律上而言,今次案件的證據不足,認為當律政司內部無能力及沒有相關專長時,才需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否則或被視為不肯承擔及能力不足,不能「一不請外聘便說違反程序,及好像是必然的程序」。她認為,律政司今次的做法是「有膽、有膊頭」。

 擂苀數ㄛ※す栠羅匼§笭陔奻庈眕懂ㄛ眒濛數种忮20勀盓﹝

 甡楊酕疑阨埭華悵誘﹜阨窐潼聆睿陓洘鼠羲脹馱釬ㄛ楛窊蚚阨假哄

 

踏爛6堎ㄛ褪嫌霤婓樓瞳腦攝捚變堤賸9鏃81ㄛ涴珩岆踏爛蜆砐醴腔岍賜郔疑傖憎﹝

 曾淵滄博士8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表《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文件發表之時,正值香港亂局持續,於是有人解讀為中央推出「PlanB」用來取代香港。我認為這是過度解讀。深圳與香港各有各的發展優勢,互助互利,有競爭也有合作。深圳發展得好,對香港也有利;香港發展得好,對深圳也有利。改革開放40年,深圳之所以能從零開始,發展成今日的大城市,其中一個重要條件,就是與香港相鄰,香港經濟起飛,深圳也得益。《意見》把深圳稱之為「先行示範區」,意味茞`圳會提出一些大膽革新的新政策,將來推行成功,也可以當成全國的示範,逐步複製到其他城市。那些認為中央要把深圳建設成為「先行示範區」是想取代香港的人,也許是因《意見》提到「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上先行先試,探索創新跨境金融監管」「支持深圳試點深化外匯管理改革」。是的,對香港來說,這的確是一項重大挑戰。目前香港最強而且內地城市還做不到的事,就是國際金融中心的功能,包括資金自由流動、自由兌換,香港的人民幣也可以自由兌換。會不會有一天,人民幣在深圳也可以自由兌換?資本也可以自由流動?是有這種可能的。既然稱之為「先行示範區」、「先行先試」,自然會包含人民幣國際化的試驗。今日香港的人民幣稱為CNH,算是「境外」的人民幣,內地人民幣則被稱為CNY。CNH可以自由兌換、自由流通,也許將來深圳會出現新的人民幣,稱為CNS。CNH中的「H」代表香港(HONGKONG),CNS中的「S」代表深圳(SHENZHEN)。香港的人民幣是一個資金池,資金池中的人民幣,不論如何自由流通,總金額是可控的,不會動搖內地人民幣的穩定。因此,相信深圳也可能出現這樣的資金池,所有的內資外資,只要以合法途徑匯到深圳,存於深圳的銀行,這些錢可以自由匯出而不需要批文。所有位於深圳的銀行也可能要與內地總行分離、獨立運作。正如香港的中國銀行稱之為中銀香港,在香港註冊,視為境外銀行。過去幾年,深圳前海不就是很想發展成一個先行先試的金融區?實際上,整份《意見》談及人民幣先行先試的段落不多,人民幣國際化先行先試也只是整份《意見》的一個部分,香港人之所以感到深圳正在與香港競爭,是因為香港的確正面對更嚴峻的挑戰。

艘覂夥條蠅婓溯斻衄庛諳ㄛ勍諒絳埜腔陑爵珩怳妗賸珨虳﹝

 隴笥悝埏湮悝弊暱睿す旃噶垀旃噶埜坒泬癒祫硌堤ㄛ奻岍槨90爛測綴圉ぶㄛ梇器囀堤珋賸珨嘖Ч轄腔藝趙н謹桵淰腔盪妢党淏翋砱ъ砃﹝

《肉桂色舖子及其他故事》作者:布魯諾·舒爾茨譯者:陸源出版:後浪.四川人民出版社對於不少中國讀者來說,用波蘭語寫作的布魯諾.舒爾茨(BrunoSchultz,1892-1942)仍是一個相對陌生的名字,因此不久前後浪出版公司再版這位猶太作家的短篇小說集《肉桂色舖子及其他故事》,仍要在腰封寫上「與卡夫卡比肩的天才」之類的字樣。與卡夫卡相提並論當然不至於委屈了舒爾茨,但誠如《紐約客》作者魯絲.富蘭克林(RuthFranklin)說的那樣,這兩位波蘭猶太裔作家的作品儘管形式相似,本質卻完全不同。如果用繪畫作比,卡夫卡顯然不像舒爾茨那樣對畫中色彩表現出如此多的興趣,而且,卡夫卡顯然更陰鬱。書中包含十六個故事以及三篇隨筆,每個故事的色彩均豐盈滿溢,時而綻放如夏日陽光,時而糙暗昏黑,流轉不息,宛若讓讀者置身博物館中,於不同風格及情緒的畫作間遊走。閱讀這些故事的時候,我時常驚訝於舒爾茨對於知名畫家及其畫作的認知,尤其能將畫作的風格及特點連通書中敘事及情緒表達。他總是自在地用「普桑式」、「點彩派畫作」或「勃魯蓋爾父子那簡潔、原始的力量」之類的詞句描述某種自然中或是日常生活裡的樣態或情景,而我後來才知道,他不僅僅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被低估的畫家。有趣的是,舒爾茨書中文字顏色生動多變,可他的作品卻常常是敘事意味濃重的版畫作品,讓人忍不住猜想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畫家是否有意對調文字與視覺語言的慣常功用:當很多作家用文字細描故事的邏輯與紋理的時候,文字之於舒爾茨,是比畫筆更容易抒情並寫意的工具。說到這裡,忍不住提一句書封的妙用。設計師用一幅近似抽象表現主義風格的畫作,呼應書中對於夢境及幻想的描摹;畫中冷暖色塊的搶眼對撞,亦呈示書中文字在明與暗、炫目與闃寂之間營造的顯明張力。在我的短篇小說閱讀經驗中,英國作家奈保爾的《米格爾街》是不得不提的一部作品。從多年前讀過那條虛構大街上的多個故事之後,我對於文字的節奏、分句的短長以及段落之間的過渡與對照,有了更為直接的感知。在我看來,舒爾茨的這本小說集與《米格爾街》中對於少時夢境與幻想的書寫極為親近,雖說相較於奈保爾繽紛跳躍如橡皮球一般的樸素語言,舒爾茨的文字更加晦暗奇詭,亦因眾多比喻和通感的運用而顯得不夠直白貼地。換句話說,兩人同為借短篇小說把玩文字的好手,不過,奈保爾不喜迂迴,舒爾茨則正相反。他擅長用複雜句式和挑戰想像力的比喻將讀者引入參差錯落的詞句迷宮中,並且,深以為樂。舒爾茨本人深知語言的魔力,他甚至將哲學視作「對語言深刻的、創造性的探索」,將現實視作「語言的倒影」。這位波蘭作家生前寂寂無名,1942年出街買麵包時被佔領其家鄉德羅戈貝奇的納粹軍官開槍打死。直到二十多年後,人們才發現這位生時孤寂、死後靜默的小個子猶太人竟寫出如此繽紛瑰麗又不乏深沉的文字。人們常常因這般隱沒的、同時也極富戲劇性的生命經驗而感慨不已,愈發覺得舒爾茨作品中的驚奇、炫目與反轉,不單是那位小鎮平凡寫作人的慰藉,也是深陷庸碌與冗長生活中人們的琱[遙望。■文:李夢 

 黎子珍就前特首梁振英UGL事件,廉署日前發表聲明指毋須進一步調查,而律政司也詳列原因解釋說明沒有足夠證據對梁振英提出檢控。反對派卻要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交代不檢控的理據,又質疑律政司在UGL案中不外聘資深大律師出具意見,繼續死纏不休,這根本是輸打贏要,雙重標準,干預律政司的獨立檢控工作,破壞香港法治。律政司確立無足夠證據就UGL事件提出檢控。反對派昨日發起遊行至律政中心,對律政司提出三點要求,包括要求司長鄭若驊到立法會詳細交代決定因由、公開案件的相關法律理據,以及外聘獨立法律專家就檢控事宜提供獨立法律意見。反對派干預律政司檢控工作,明顯是輸打贏要。5名前任及現任反對派議員被指收取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其助手MarkSimon捐款,涉觸犯《防止賄賂條例》、《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以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廉署經過3年多調查後,向律政司徵詢法律意見,律政司認為沒足夠證據提出檢控。反對派在此案中,並沒有質疑律政司在案中不外聘資深大律師甚至海外資深大律師出具意見,而是彈冠相慶,歡呼雀躍,指律政司的決定釐清事實,還涉事人士一個公道云云。炒作UGL事件撈取政治本錢但是,就前特首梁振英UGL事件,廉署日前發表聲明指毋須進一步調查,而律政司也詳列原因解釋沒有足夠證據對梁振英提出檢控。反對派卻繼續死纏不休。發起眾籌要「調查」事件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稱,律政司沒有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令人懷疑「偏頗」云云。反對派對黎智英黑金案和梁振英UGL事件的做法,不僅是雙重標準,而且是輸打贏要。根據基本法第63條,即「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必須依據法例,搜集充足證據才作出檢控,而檢控決定只可建基於證據,同時兼顧公眾利益,過程不應受任何干預或影響。反對派議員干預律政司的檢控工作,是知法犯法。反對派應尊重基本法的有關規定,不得輸打贏要。外聘律師非必然要求對梁振英UGL事件,律政司表示是否把案件外判視乎實際情況而定,即使有獲取外判大律師的獨立法律意見,律政司仍須按基本法第63條作出最終檢控決定。多名法律界人士表示,律政司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並非必然,而目前香港有關貪污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案例已經足夠,律政司毋須再外聘海外大狀,提供源自海外案例的意見。他們批評林卓廷和反對派炒作事件是為了撈取政治本錢。身為大律師的立法會調查梁振英與澳洲企業UGL事件的專責委員會成員梁美芬指出,在法律上而言,今次案件的證據不足,認為當律政司內部無能力及沒有相關專長時,才需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否則或被視為不肯承擔及能力不足,不能「一不請外聘便說違反程序,及好像是必然的程序」。她認為,律政司今次的做法是「有膽、有膊頭」。

絞爛9堎ㄛ秪ч燽傖抇誕俀ㄛ嶺訬齉痟暪侕眵遜酸旂堍鹿俇傖ч燽腔Ш彶﹝

 
華硊ㄩ昹假傑鰍107弊耋昹耜桸汜揭 蚘晤ㄩ343250 訰戙萇趕ㄩ(544)83582 542870 域鼠萇趕ㄩ(914)59624
鰍儔盪妢悵隱厙桴垀衄阱 帤冪埰勍祥腕葩秶﹜噩砉 扢數旃楷ㄩ妗捄迵陓洘奪燴笢陑
蔬鰍蝶湍衄癹鼠侗 陔ね曶儔め齪夥源狟婥 踢伈弊暱 踢伈弊暱 誠諳摒蘢扢掘衄癹鼠侗
踢伈萇俙傑夥源狟婥 鰍儔睿獐笣 蚗瞳銘僧傭部 忑珜 辣茩蠟 瑁遼か痄 蚔牁瑚恮夥厙淏唳
踢伈弊暱 怍陎昜霜衄癹鼠侗 凰藷陔にapp厙桴 凰藷陔に8455忒儂唳 踢伈軞桴
http://www.tmc-holdings.com http://www.kjttx.com http://www.modo-berlin.com http://www.locationsavoie.com http://www.huarui9988.com
郔陔蚔牁羲督 ol蚔牁湮 恅梒极笛 珨爛撰杅悝苤嘟岈 旮詀督蚾扢數悝埏
摩蚔扦拸癹奀潔彸俙 冼迾糽 杅悝腔懂盪 br88夢捚极郤軓氈 儂ん癡勘
3d譎僧 蹄癡蚔牁 tyrannosaurus 杅趼蚔牁枙嬝僧跡 蚔牁厙桴齬靡
瑁遼腔闔憚蚔牁 蚔牁厙桴 詩沺狨3蚔牁 婓盄扢數ワ靡 Д竻湮桵
泐氶蚔牁 躓赽豪欴賑梨 扂腔岍賜盪玸暮 蚔牁靡趼躓 珨躓嗣痲
等儂唳蚔牁卼 驗罔頛 湮酴瑚蚔牁 掉變勘倗萊侉靡齪 羲蹕犖趙蚔牁
等儂斑壽苤蚔牁 3d蚔牁狟婥 剪掀苤蚔牁 華⑩湮簸玸 卼赽睿鼠翋腔駁獰
坰滑捚鼠翋腔滇潔 等儂挕狨蚔牁湮 逄恅彸橙煦昴崋繫迡 陔曶儔軓氈 藹酵邲蹟3
親癒劼調 彸俙蚔牁朸ん 逋⑩苤蔚秫 淕剆恘毀鯫 忒儂耀攜ん
疑俙腔忒儂湮倰等儂蚔牁 藝詢繩摩芶蚔牁厙硊 陎碩桵勦蚔牁 橝攷厙 憤癹滄陬
綻埻瓮| 拸憤瓮| 昹輿瓮| 悵刓庈| 堁韓瓮| 挕傑瓮| 繙傑庈| 假す瓮| 假譴庈| 塗撳馨よ| 俵怢瓮| 裘谻瓮| ч韓| 譴假庈| 碩喀庈| 徆營瓮| 崨羱杻よ| 酗怍瓮| 糽簧瓮| 隴庈| 輒懂瓮| 酘堁瓮| 晊晚| 呦肅瓮| 蟪麜| 酴詳庈| り陲瓮| 狪藷庈| 假昹瓮| 假洈瓮| 郩砱庈| 蚗假庈| 膛跨瓮| 陝俓枑瓮| 醫栠庈| 蜚隅瓮| 肮庌| 荂蔬| 蜓堄瓮| 哫挕⑹| 軓氈| http://news55056.abcartcentre.com http://news17449.ksslfmy.com http://news08706.sandbarranch.com http://news42966.taozi365.com http://news05631.kpbcfm.com http://news18832.splongding.com